Sign in

#Freedom, #Human, #Web. Chaos Trigger of KKBOX / COSCUP

其實都是最近自己在用的,找個地方紀錄一下。

樞紐分析

Redash 有很多內建的視覺化工具,如果你本來就是要整理資料到試算表去做進一步的樞紐分析的話,可以試試內建的 Pivot Table。第一次看到時有點呆著不曉得怎麼操作,但其實右上方那欄就是給你拖曳的備選元素,看要拖曳到欄或列係聽尊便

source: redash official site

隊列分析

而如果你要做隊列分析(cohort)的話(比方說算服務留存率),那也有內建工具可以用,不過要先整理出這樣欄位的表格:

  • 起始日
  • 第 x 週期
  • 第 x 週期小計
  • 該起始日的母體總計


子彈思考整理術(Bullet Journal)是一套非常講求降低心理負擔、讓自己專心思慮整理邏輯 。其要求書寫者在維持足夠線索(以便日後回顧)的情形下,盡可能簡單、扼要地紀錄重要之事,搭配非常規律但不複雜的運作週期、反思與「轉移」等方法,期待簡化書寫者在週期內需要關注的東西,從而把精力花在最具價值的事情上。

單純稱其「子彈筆記」可能太少了,原發明者的書名中譯「子彈思考整理術」確實表達出要點為「思考整理」。

由於網路上介紹文章不少,這篇文不打算描述方法。如果對這套方法有興趣,我推薦看原發明者的影片說明,或者也可以看他的書其他很多人弄的版本都稍微花俏了點,也許不見得適合每個人。

原發明者的影片,他頻道上還有一些答客問也可以參考

目前試行第一個月,想分享一下這個月開始施行的方式與心得回顧。

就是想數位

雖然原 …


最近讀了些跟 Amazon 有關的書。首先是《Invent and Wander》這本整理了A 社每年股東信跟 Jeff Bezos 某些演講內容的書。股東信以及演講都是公開資訊,有些要點或哲學也多散見於各種地方,但一次讀完還是讓人印象更為加深。有兩點是最有趣的: Day One 文化以終為始

Day One

從第二封信起,Bezos 每年會附上第一年的股東信,藉以取信股東 Amazon 的信仰從未改變。除了這件事外,每封信的最後一句也必然告訴股東「我們仍在第一天」。若僅是宣稱自己不忘初心,其實與廢話也相去不遠,而後來的某封信他又解釋了那份「初心」指的還包含哪些、以及他認為可以怎樣防止公司進入 Day 2。

Such a question can’t have a simple answer. Ther …


上一篇大概把轉換前的準備工作描述了點,這篇則是把大家帶進來「以後」所做的事。

額外工具探索

個人畢竟是 Slack 的長期使用者,看社內各種花式擺弄 Slack 也學過好幾招。先前在 COSCUP 就盡可能地使用各種 bot 跟 trigger 協助議程組運作,而轉移陣地是一定也要再面對一次整合難題。幾個比較簡單的需求 Mattermost 基本都有社群提供:

平心而論這個生態系是不若 Slack 豐富、當中許多品質也差一點
  • Remind: 替代 /remind 指令,但說實在沒有 Slack 的版本好用,導致我後來很少用
  • 視訊通話: 裝了 Jitsi Meet 的 plugin,不過主機是用 Jitsi Meet 的 demo 機而不是自己架就是
  • Trello: 這個… 社群是有提供,但不符合需求,我裝了以後又移除了。最後是球魚幫忙寫了一個、而我另外用工具兜了一個。後面 …


2015 年 6 月起,COSCUP 籌備團隊採用 Slack 作為線上溝通工具取代以前常用的 Mailing list。而在 2020 年的一月,我們改採用 Mattermost 取代原本的 Slack,這篇文章想大致回顧一下我們做的事情。

為什麼要換?

大家可能都知道 Slack 免費版的限制是訊息數超過一定上限就看不到舊的資訊,這對於組織來說其實是件很不好的事,在追溯決策與討論的緣由上都會受到影響。COSCUP 雖然是由志工組成,倒是沒覺得事事都不可花錢,一些雲端服務還是可以討論預算的。不過以 COSCUP 的型態 Slack 的收費模式就變得非常不利:

  • 全年大部分的時間,掛在上面的人也不過就十來個(要推各組將討論集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 大會前一個月起,線上人數與討論數會激增,到大會兩日達到高峰,然後就再度陷入沈寂

Slack 的計價方式裡倒是挺慷慨地願意排除 inactive 的人不算錢,但那就表示我們得嚴格控管使用者數目、開開關關的。這好像不是我們該做的事情… 最好仍是加入成為工作人員的人就可以隨時想到上來看一下。

上述是比較實務、大家會同意的理由。另外還有兩點是我個人有點在意的:

  • 作為 Open Source 研討會,如果有開源的方案表現一樣傑出,那我們應該要盡量用開源的方案比較好吧?
  • 二方面,SaaS 的資料所有權問題,我也一直有點在意。當然還是得把力氣花在比較核心的地方,畢竟如果什麼都得自己架自己管,那以 COSCUP 的人力大概也就不用辦了。不過終歸能自己顧就盡量盡量。

在志工社群內想推動什麼大的變革,自己本來就需要多付出點心力。要不你就賈伯斯上身扭曲現實說服他人幫你忙,要不就是自己要展現誠意表達出我是認真的。這件事情其實已經想一兩年,拜請不到賈伯斯,所以去年底我就決定自己先試試看:

不好意思我裝東西只想按下一步

這時 CrBoy 跳出來把事情接走… 沒有這麼好的事,但他確實提出了另一個方案:Discord。既然成本低,拿個 side project 試試無妨,所以去年的來台講,工作人員就用 Discord 溝通做事。


今年還沒有空看一遍寫私房推薦議題,很多議題其實都蠻有趣的但也許連著幾年都要看兩百來個題目已經有點疲憊… 無論如何,怎樣也要把第一天的個人推薦擠出來 :P

首要推薦的是兩天一早 Ant 的「COSCUP 2020 Welcome」,這應該是 COSCUP 史上第一次「由非工作人員來開場」的紀錄,Ant 原訂題目太像開場了所以我們就請曾經也是議程委員主席的他來幫忙為新人介紹 COSCUP。我個人是很期待這個狀況,畢竟這同時也體現今年我的目標之一「讓社群參與更多以往無法涉入的 COSCUP 細節」。

然後,第一天的 10:00 小的在今年的全新企劃「開源新手村」將為初心者介紹 Open Source / Free Software。歡迎各位推薦適合的朋友來參加,至於已經在社群裡打滾很久的夥伴,這個總 …


想寫些文字下來,不知道該說是紀念或什麼,就是把腦裡的記憶也數位典藏一下。

我說機車有點不堪,你問我要不要把你丟在胡適公園附近的車帶走,我想了想沒有跟你要,畢竟我大概也是丟著居多。

你說「如果你真的夠重要的話,現在就是別人來追著你跑。」

你說「我一直在想或許有人會站在網路社群、開放內容、開放源碼的交集處,或許就是你」,我一直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你說要在觀光渡輪上開研討會的事,我覺得瘋狂的同時也抱著一點期待。

你說就是要去做自己還不會做的事情,所以拉著我,一個學士畢業的人,去學校籌備處規劃要給研究所的課程。

你說你老是在做開創制度的人,在你離開後總是得有兩三個人才能扛起你留下的攤子。你說的時候當然是有點自豪,不過我對此事並不懷疑。

她看到你的消息,寫信給我,說想到以前的事。我也是。最記得是在我家附近吃薑母鴨那次,大家聊得開心,你後來說她還不錯。可惜我跟她沒有繼續下去,我們兄弟倆在差不多的時候掉進了類似的窘境。

你說「你就當作你已經爆炸了」。也好,不然我當時真的一直很緊張地想要追上/擺脫好多東西,疲憊不堪。

我有時候會想起來你大我將近十歲的事,特別在各方面被照顧的時候。也許這樣我會比較好意思一點。

其實我一直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覺得還需要去念博士,後來也不知道為什麼你覺得該停止。你當然都解釋過,不過我傾向認知為你在追尋某個東西,但發現那邊也不完全有。

你說我那個叫做「存在即合理」。

聊天的時候,你稱呼過好多不同的人「那個阿伯」。你提到介紹 Keynote 講者的事情,前一天帶他去四處逛跟他深入聊天,以朋友的姿態,於是隔天可以用他朋友的角度來把這個人介紹給大家,效果非常好也讓講者跟你的距離更近。帶人去玩一直是我欠缺的本領,但後半句我努力效法。

喔,剛剛翻了一下我們的 Twitter 通訊紀錄,想起來你以前也會一直叫我「年輕人」。看到時還是笑了一下(後來因為某刻起我說自己想耍廢,你就改叫我廢青年了)。

決定截一些我們當時聊天的白爛對話來放不然這篇好嚴肅。


I always wanted to visit OSC, the largest OSS community event in Japan, since I met the staff lead Mr. Miyahara in 2011 (thanks Jay Hotta!) A few weeks ago the dream came true, my team member Tzu-yin (“ballfish”) and I had a great time there with the Japanese OSS community.

For me, an organizer of COSCUP, it would be fun to know how foreign people see us. I believe it’s the same to OSC, so I decided to have an English translation of my “observation report” for COSCUP staff — this time for friends in Japan and English-speaking people.

OSC2019 Tokyo/Spring: Basic Info


一些軟體上的踩雷紀錄,主要用 Mac / Android,給大家參考。

Inkscape

  • 如果你跟我一樣用 Homebrew 安裝 Inkscape (畢竟官網上只有給到 Mac OS X 10.7 的版本,現在都 10.13 了),Cubiio 官網說明的路徑就不是你要看的東西。extension 路徑可以在「編輯 > 偏好設定 > 系統」裡的「Inkscape 擴充功能」那邊找到。
  • 安裝 KM Laser 擴充套件的時候,與官網提供的建議不同,我會避免用「拖曳資料夾覆蓋」的方式。或許在某些人的電腦上因為設定的關係,拉入以後原本資料夾內的檔案還會保留,但至少在我的電腦上不是… 總之,下載後依據壓縮包裡的路徑,把檔案拉到對的位置即可。
  • 我安裝的兩個套件在安裝後的首次執行都有跳錯誤,可能因為用 Homebrew 裝的時候有些東西不見得預設會一起裝好。不要怕,看清楚錯誤的訊息,應該都是在告訴你某個東西沒有裝,只要上網搜尋一下,用 pip 裝好就好。 (過程太快我甚至不記得當時缺失的套件名稱 XD…)
  • 建議下載 cubiio 提供的 Inkscape 範本來用,除了原點已經設定好了之外,也可以清楚知道自己的圖「不要」超過哪個範圍。可以丟進 Inkscape 的 Template 資料夾內,那麼以後就可以從 File > New from Template 裡叫出來。
  • 使用 HATCH FILL 的時候可以考慮勾選「即時預覽」,不過請注意如果 spacing 太小會跑超久,我手賤設定為 0 想試試看以後,就只能關掉 Inkscape 收場(汗)
  • 某些圖形轉 G-Code 時可能會出錯,我的圖上莫名多出現了三個圈圈。

G-Code 預覽工具

官網對 https://nraynaud.github.io/webgcode/ 的說明裡,一個沒提到但對我很有用的功能是顯示每行 G-Code 各自對應的繪製路徑。

只要點選程式碼的某一行,右側下方的圖會標示出該行的對應路徑。上面提到「我的圖上莫名多出現了三個圈圈」,就是用這個方式找出來刪掉的。

哪裡來的三個圈啊沙里宏吧嘿呦嘿

這個功能可以用來稍微學一下 G-Code ,進一步手工修改後,可以一次刻出深淺有別的東西。參考我的「試刻專用檔」


WebVR 中文新鮮報 vol.18

WebVR 中文新鮮報是個實驗性的專案,每週一發佈 WebVR 相關訊息中文摘要,帶給你滿滿的新資訊。喜歡的話也別忘了分享給朋友,或給我們多點掌聲鼓勵喲!

[專案] 跟著 LCD Soundsystem 的音樂一起跳!

紐約老牌樂團 LCD Soundsystem(液晶大喇叭)的 tonite 讓人聽了就想跟著擺動,於是 Google 就為我們帶來這款非常新奇的 WebVR 體驗「Dance Tonite」。

Dance Tonite 錄製了 LCD Soundsystem 粉絲的舞蹈動作,綜合起來成為了一部與眾不同的 MV 體驗。除了內容有趣外,這款體驗也徹底展現 WebVR 跨平台展示的能力:如果你手上的是 Cardboard 或 Daydream,可以加入觀看;有 Room Scale 等級的裝置(如 Vive),可以加入一起跳;若沒有 VR 裝置,則除 …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